xingchi's weblog

很久没有更新内容,但好像一开始的劲儿也没了。

最近晚上偶尔刚开始睡不着就会刷这个链接 https://wuqing.org/?random ,wordpress 里 ?random 这个设计挺好。


睡觉的时候,经常一闭上眼,脑子里就都是工作的内容。一察觉到这个,我就会觉得我脑子坏了,上班上坏了。

学到了一个词: rewild 🡥

到处都有亮光,但月亮还是不一样。

高温天气会让时间变快吗?上周四的时候我以为当天是周二,以为只上了两天班。如果天气影响时间的速度,那赤道附近的人是不是时间总是很快,时光飞逝,他们那边更飞一些。

一个男人站在一棵树下面,树旁边有三个路灯杆,风横着吹,已经晚上了,他在打电话。

三楼的电梯口有一辆自行车。


三楼的电梯口一出来就可以看到一辆靠墙的自行车。


三楼的电梯口一出来,一辆自行车总靠墙停放着。


电梯到三楼一打开门,对面的墙总是停放着一辆自行车。

这个句子应该还不够完备。

一打开门的时候,人会向外看,向外看第一眼就是这辆自行车。

再补充一下。

那也不是第一眼,电梯门是向两边同时打开的,人的视线也好像有个展开的过程,这个过程如果可以绘制一个运动曲线,那就应该是那两扇门运动时的线型。这个过程同时是昏暗的,这是外部的昏暗,因为电梯里是有灯光的。昏暗的外部逐渐变亮的时候,一辆自行车出现了。它靠着墙,静止着,一些阴影和光线上的变化也在那个方向形成了。你看到这辆车,你往往会想到点什么,在你朝着那个什么想的瞬间,你迈出电梯间,拐向右边,自行车的形象消失在视线的转变中,你继续走,走向你要去的地方。

工作越久越重复,就越容易让自己变成一个机器人。


我忘记了我是有意志的,很多时刻我可以通过调动自己的意志,暗示自己,来控制自己的行为的。


意志让自己清醒。

有时候喝一口水

只是为了咽一粒药

听音乐真烦人啊,我被揉搓得几乎要开始感动了,看到网络上关注的人写得很好的句子,啊,那些词语啊,词语和词语啊,我几乎又要开始感动了,我双手抹抹脸,决定去厨房切两牙西瓜。

应该是一个河南的女人,带着两个女儿。大女儿先进来,走到我周围的区域,犹豫了一小下选了个位置,妈妈和小女儿紧随其后。妈妈落座后,大女儿便去靠窗的位置掏出书本做起了作业,她头发茂密但又稍显随意,表情是不快乐的。小女儿精力旺盛,只会说不多的话吧,妈妈开始打电话,用的方言,小女儿开始闹腾,要持有手机,大喊大声尖叫,星巴克里的人都朝这边看了。闹啊闹啊,妈妈显然是农村人,她把写作业叫写字,写字,这是我爷爷会用的词汇。「给她一只笔,叫她写字」,大女儿不理会。

在旁边,我感受着人的痛苦,这个不到四十岁的农村女人在城市里是这么格格不入,她被一个穿着讲究的女生质问,「这里不是幼儿园,请不要影响别人,如果你管不了孩子,请不在待在这里。」我感到难过,那个女人肯定也很难过,她的大女儿全程一言不发埋头奋笔,她怎么会快乐呢,她的敏感就是一种伤害。小女儿终于被满足了,她玩起手机,她为什么会这样呢?她了解痛苦吗?虽然她随时发狂哭泣。

无所事事地坐着,无所事事地待着,无所事事地走着,我已经很长时间没有这样去花掉时间了。我总是要准备做什么、在做什么、在想接下来做什么,长时间地,我都没有平静下来。

今天我无所事事地走在街上、坐在商场的台阶上,突然感觉到一种久违的放松,啊,原来人还可以这样度过时间呢。而我之前总是奔着一个什么。

午后,躺在床上,在楼上装修的电钻声里,嗡嗡嗡嗡噔噔噔,嗯嗯嗯,我渐渐入眠,我累了。

坐在电脑桌前,往往是到了傍晚,房间里的温度变得更高了,高过空调制造出的凉爽。我感到有汗,但从来没有变成流汗,汗从身体里出来,停在皮肤上,停在皮肤和衣服之间,衣服也吸掉了一些,衣服上有了潮气。我坐在那里,慢慢闷热起来。

- 狠

房子租住了一年了,比一年前确实脏了一些、旧了一些,有些东西也坏了、破了。

在卧室闻到了炒辣椒的气味,一下就想起在老家,秋天已经凉下来了,我妈也会炒辣椒,很多时候和茄子一起炒。秋天的辣椒格外辣,茄子也要结束了,就连秋天恐怕也快要过去了。

最近每次在松江大学城地铁站对面打车都会打到彩色的车,今天是金色的,浅浅的金,在夜里甚至不觉得是一种金色,就像是一种夜色。还打到过蓝色的、绿色的、红色的。彩色的车多起来吧,满大街都是白色的黑色的,没意思。

....

...

..

.

不应该按照时间“顺序”排,这样会有负担,应该随便叠,然后注明“当时”的时间就好。

WIP

📌 一些演出信息归档

📌 现场

📌 SuperCollider 的词汇

↑ 2024


↓ 2023

更新:屏幕宽度大于 960px 时会出现侧边栏 ☞

📌 不用 Mac 来打包 Flutter 的 iOS APP

就像是两种人,就像是没有人

就像是我,就像是,没有我

巴尔的摩 Baltimore

the-wire-s1 the-wire-s2 the-wire-s3 the-wire-s4 the-wire-s5

最近得了带状疱疹,列一下丁香医生上对这个病因的解释:

多数患者(约 70%)在幼年时发过水痘,另约 30% 患者感染过水痘-带状疱疹病毒却未发过水痘,这在医学上叫做「隐性感染」。

这种病毒可以进入感觉神经末梢,然后沿感觉神经「向上走」(上行),到达感觉神经节或神经根并潜伏下来。

水痘治愈后,仍有部分潜伏在感觉神经节(神经细胞聚体的地方)内的病毒以休眠状态存在于体内。

平时因为人体有较好的抵抗力,休眠状态的病毒不易被激活。但当人体抵抗力下降时,病毒可在神经节或神经根内被激活并再次生长繁殖,破坏人体的神经,导致剧烈的神经痛;并沿神经纤维移动到皮肤,使受侵犯的神经和皮肤产生强烈的炎症,产生带状疱疹。

看完会有些惊讶,这是一个游走在神经上的病毒,而且很有耐心。

📌 徐程-关于声音艺术L3.2:后 Cage 时代的实验音乐场景

可是,

可是树

📌 在 Arch Linux 上使用 SuperCollider

用了 md-block 来写 markdown, 比如这篇测试的。

看到这个帖子,才知道 wayland 下是可以在 chromium 和 vs code 里面用中文输入法的。

在 ~/.config/chromium-flag.conf 中配置:

--enable-features=UseOzonePlatform
--ozone-platform=wayland
--enable-wayland-ime
--proxy-server="127.0.0.1:7890"

在 ~/.config/code-flag.conf 中配置:

--enable-features=WaylandWindowDecorations
--ozone-platform-hint=auto
--gtk-version=4
--enable-wayland-ime
相关链接:

)))果皮书店的播客(小宇宙)

天黑得等到一个人开灯的时候才能发现。


一只碗洗过之后还是一只碗,这只碗反复地被你使用,汤饭食物反复地降临到这只碗里。

这只碗洗过之后还是这只碗,这是它参与时空的方式,一只陶瓷碗。

坐在马桶上看手机,看了一会突然发现垃圾桶里有一个二维码,但因为手机上的文本,我的感受是:我在那样一个空间(卫生间)里,已经待了好一会,久到我甚至有些走神,甚至发呆,而在我呆的时候,我看到了一个二维码,随即我便有了去扫它的冲动。不过很快,另一个念头冲走了这个念头:在很多影视作品中,有时候要交代一条信息,这个信息是在人物坐在马桶上发现的,而往往这个时候,垃圾桶的特写是很快切入的。不会给影片中的人物很多时间去走神、去发呆、去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坐在那里。

在听“热带反馈”时房间里出现了树影。

中午从外面散完步回来,左边的牙龈还是肿痛的,心想着三四天了炎症还没消散。晚上吃完饭躺在沙发上,突然发觉牙龈不疼了。身体的恢复与痊愈让我感到惊讶。就好像一阵风来,门关上了,对,门就这么关上了。

很多博客的框架,都在暗示,你需要写长文章,精心编排的那种。

而 twitter 类似的平台则刺激人 shitposting。


值得留意的: mastodon, ActivityPub, nostr, RumSystem

↑ 2023


↓ 2022

全上海的玻璃瓶都不会碎

诗则靠滴滴司机分行

花儿为什么那么红,洋葱也红

时间躺在农民的凉椅里

TradingView 的价格预测是一种写作吗?

市场巨大、模糊、不断变化。

这些语言和数据构成的话语,是什么?

如果在说话的时候变得激动起来,这说明什么呢?

较长时间的激动后,声音也变得哑了些 —— 身体已经和说话前不一样了。

:这就是浩客(hulk),不需要好莱坞。

看了电影《星际穿越》,嗯... 很好的电影吗?好像也不是。但我还是喜欢看飞船飞过土星、黑洞什么的场景。

小学的时候看星际旅行指南的纪录片,感慨于不同星球的差异,那些描述就像虚构的一样。我在电视机前想象着这些虚构。

白天小贾放了一个片子,Annie Ernaux 的。很多家庭录像,全程的旁白,不用力地、平缓但有真气,这是写作的能力。

用 html 写东西,文本的字符和 html 的标签都需要手打,也就是这些字符像是平等了,它们成为一个整体。

当然 markdown 写东西的时候也会用一些标签,但更多是指示性的,并且一个段落,也不用写明一个 <p> 标签。

所以这种代码和文本混合的方式,对于写作本身有影响吗?

在一些国家,孩子们打针的时候,大人们会鼓励他们哭,说爱哭才是坚强的小孩。所以接种疫苗时,医务室里哭声一片。遇到不哭的,大人和医生都会安慰他说:没事的,哭吧,你看那些小朋友都哭了,哭吧,哭吧,很快就会打完的。

周天的时候去明室听了高加索放利盖蒂(György Ligeti)的黑胶,回来后看了一个利盖蒂的纪录片。利盖蒂是犹太人,二战期间进过集中营。视频中他说后来在剧场之类的地方听到人群的掌声,他还是会觉得恐怖,因为对他来说那是极权的记忆。

#乡镇音乐

前些天想起这首歌,就又搜了下听,还是觉得挺好听的:安又琪2004年的《你好周杰伦》。

顺势想干脆把很多小时候听的有意思的歌整理下,创建一个 #乡镇音乐 的 tag,回忆下高一之前听到过的歌,这算是第一个。高一之前我家的电视机还是黑白的,所以可以说是“黑白乡镇音乐”了。不过这个和乡村音乐没关系,和什么社会研究没关系,和音乐类型也没关系,只是很私人的情感记录。

创造。

创造和再现的关系?通过反复地再现,催生出创造。一种冲动。

再现。

图片让画面再现;黑胶、磁带、CD、各种音频文件,让声音再现;视频让影像再现。但我们要怎么理解这件事呢?

我们被允许,在另一个时空瞬间,看到另外一个时空瞬间下的事物。我们坐在电影院,我们看到荧幕上的人群!

拖延是人的一种行为,作为人:可能会跳起来,可能会捂着脸,又或许突然唱起歌,也就是说,拖延是有作用的。

在我看来,拖延是为了躲避焦虑。上周的我就在工作上十分拖延,而焦虑只是暂时被避开了,但实际上是在累积的。所以其实拖延的过程中充满了痛苦...

...远程工作意味着形式上的更加自由,但在内容上,可不一定。我已经远程工作了一个月,远程取消了线下工作时人和人之间的很多连接,很多看似用处不大的连接,现在想来,其实也是有作用的。一些废话、打招呼、经过、开玩笑什么的,是“线下工作”的构成。这是我之前没有料想到的。

之前工作时我问东西都比较勤快,但现在我甚至开始憋着,这是为什么?

昨天听了洪铁基(Hong Chulki)和柳汉吉(Ryu Hankil)的一张 CD 《Objets Infernaux》,好啊。Balloon & Needle 上面有洪铁基的简介,所以他的名字韩文是홍철기。柳汉吉的韩文是류한길。这里是上海外滩美术馆对洪铁基的简介。上面提到的“气球与针”的网站里有很多乐手的链接,可以花掉你好几个小时了。

撒把芥末有一篇关于洪铁基的《你们都在纪念拉图尔》,里面还提到了2010年写的《首尔当代即兴回顾》,敌台002期可听。

objects-infernaux

柳汉吉是 FEN 的成员,颜峻有写一篇采访《柳汉吉:“每个哲学家都是合成器”》,撒把芥末微店也有他的小册子《黑暗王子》。访谈里柳汉吉说:“地球就是一个从太空中过滤出来的实体。人类的现实就是经过了带宽过滤的噪音。”,很有意思。

柳汉吉主持的 the manual 厂牌应该是不做了,网站(http://www.themanual.co.kr)也不在了。

贴一些链接吧:

看到 uqn.life 把网站 logo 换成这个了: uqn.life

11月的最后一天,上海下雪了,江泽民去世了,过去的几天发生了很多事。

读了《缓流》。

可以有局部的样式,比如说这里的内容很窄,并且有自己的背景色。

可以写很短的一小段,短的内容就可以简单地按时间堆起来。

尝试一下只是 html 文件的 weblog,如果文章较长,可以创建新的 html 文档。 阅读全文 >>